优秀奖 张孝明 《梦回兰州》(诗歌)

梦回兰州
 张孝明

1

母亲,曾经偎依在你怀里酣睡的孩子回来了

我听到你的脉动,那是大爱无疆的陆都心脏

还在永不停息地输送灵魂与生命的血液

你隆起的胸膛仍然起伏着我一生的经度和纬度

我要伏下身子,张开双臂

把西北高原的黄土地紧紧抱住

呼吸着你的体香,亲吻你沟沟坎坎的肌肤

兰州!让我近距离看看你的脸庞

像一个久别归来的孩子

望着苍老的母亲,眼睛里蓄满思念的泪滴

嘴角挂的都是憨憨的笑

唯一的念头就是在你的怀里,撒娇嬉闹

不诉离殇,不让你看到我的伤痕

不说在命运的九曲十八湾里跌倒、爬起

但你借皮筏上的艄公喊出的万千叮咛我都记着

你的前浪是我。后浪,也是我呀!

在岸边久久地站着,任凭涛声从脚踝漫过头顶

直到和我的血液融为一体

在母亲的羊水中我欢畅地呼息

跳进黄河,我不愿意洗清自己前世今生的眷恋

2

所有的词汇都三缄其口。此时,兰州是沉默的

只有河岸上吹过的风洞明我的心思

一个人,走了再远的路,终究要回到最初的原点

与自己相见恨晚,与故乡相逢于他乡

此地无银。我的背囊空空

只带了三百两春色,回报你的长河落日

这些年,你对我的行踪了如指掌

时不时就在梦里,给我寄一封皋兰山的月光

归途雁鸣正浓,总有一声问候

会成为催泪的伤口:长鼓在响,社火的召唤

它们赐我羊皮筏,赐我一场渭城的朝雨

赐我一杯下落不明的浊酒

将大漠的孤烟抚平,将掩面的黄沙拭去

将幽怨的笛声烫暖,将沿途的杨柳裁出

我归来的时候,一路灯光融融

我的亲人和江山,各自安好

3

被大浪淘过的沙,让河水有了黄金的质感

河水稔熟我的姓氏和种族

我也深谙黄河的籍贯和命运。她在我的体内

在兰州的街头巷口,布下亘古而细密的生命密码

泪水和苦难,箭簇和废墟。替我说出

藏身陶土之中的预言

需要点然篝火,在天空结绳十二颗星辰的梦境

不止是新石器,不止是马家窑死而复生的愿景

白驹过隙,白马已经非马

头也不回的御手,奔驰在高速的大道上

向东,是永不停息的一江春水

向西,是“一带一路”的宏伟布局

龙雀的影迹有着丝绸的绵柔

它在这里展翅的时候,一个国度

一座城市,正在以天马行空的想象昂首向前

不经意间,就超越了它的飞翔

4

从机械制造局、织呢总局到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

时间与时间心灵相通,在意境里布景、奏鸣

绕梁的琴声,咏叹的是西部大开发的旋律

弹起的是丝绸之路的古韵新曲

金城汤池,成为安居的乐土

兰州人借助一城春色,认领初心

把一轮红日抬高,为千年故土上单调的黄色

找到七彩的画笔

兰州是一代人的旅程,要用流星、蝴蝶和鲜花

丈量每一条街道和它的方言

黄河远上,白云深处的城市啊

也有心比天高的信念

跋涉的路总是漫长

金城,与流水和桥梁三足鼎立

不显山,不露水

便只顾日夜兼程,大步流星向前走

5

从玉门关折返的旅人,没有被风沙吹老

只是耳旁还时不时回响起驼铃的声音

他们和我一样,不识春风的滋味

不识皋兰山的真面目

不要歌唱,要用心底流出的花儿

去打开兰山的一蓑烟雨。要动用马匹的心跳

动用听雨山房的琅琅书声

去眺望时针一样,缓缓转动的水车

让我的思绪,在钢铁的桥上

荡一晚上的秋千。我梦里的笑声

比蜻蜓点水还要轻柔,不会惊扰

白塔山上昂起的檐角上系着的铁马铃

我已迟到了千年,我曾经彻夜难眠

把黄河的南岸和北岸,当成我的故乡和异乡

不断重复着庄周梦蝶的境遇,不断地化茧成蝶

不断地洗心革面。沿着兰州的方向奔跑、飞舞

版权所有:兰州日报社 Copyright 2019-2020 lzr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