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奖 祝宝玉 《天穹浩瀚,十万星辰涌动, 跟随黄河奔赴兰州》(诗歌)

天穹浩瀚,十万星辰涌动,跟随黄河奔赴兰州
 祝宝玉

1

考古兰州,从泥土里掏出另一枚词语

“金城”——

当你说出这个名称时,就能听到黄河水汤汤的波声

当大水平复,你还会听到驮丝绸西去的驼铃

落日是那么圆,正以疲倦的姿势入睡

你的思绪被锋利的箭簇射中

一种隐约的痛,关涉大地上遗落的废墟

掀开大地的横切面,一层层剥落,有贝壳,陶片,豁口的瓷器

碳化的麦粒,残破的丝绸,古老的琴声

训练有素的考古队员们有足够的耐心复原它们

千年前的语法,字义需要破译

幸亏中原的族群与西方的部落不断融合,进化中的兰州

保持着新鲜的古老

在考古队员们严肃的表情里,兰州的“兰”被写成复杂的“蘭”

2

星辰抵达兰州,霓虹斜拉我的身影

一些旧物与黄河背道而驰

但我,采取一种顺应的姿势,比拟万物初醒

大地上的花朵正在绽放

虽然正在进入夜色,兰州上空弥漫的花香与拉面氤氲掺和

黄河之悠长是最抒情的告白

我已经把秘密交出

现在,我是坦白的,纯洁的,是信念坚定的

如果从宇宙的视角俯瞰,会发现一枚黄河边的闪光点

那是兰州,而在兰州的璀璨里

隐隐地包含着小小的我

我是从黄河上游游弋而来的瓦片,经历了大唐的盛世

带着缓行的牛羊,送别母亲的炊烟

驻足兰州,一次漫长的遥望

五百年已经过去,对于一座城的变迁,书写往往迟到

3

这座城依着黄河

沧桑的靠山。在祖国的西北,注视着中原的一举一动

观澜的风雨化成史册上繁写的字符

延续它,干燥的空气与黄河的水分子撞击

壮怀必然激烈

黑压压的人群中有战士,有商人,有剑客,有谪官,有游僧

他们来到兰州,又离开兰州

在西汉、盛唐、大宋的驿站里留下充足的喟叹

人群中还夹杂着驼队、马匹和独轮车,现在又加入高铁和飞机

穿过黄河,飞过兰州的上空

敢想敢干敢担当的兰州人,“把羊皮筏子划到天上,

送去人间灯盏,接回从月亮里借来的一群白马。”

不断修改自己的黄河,也修改着兰州的定位

从遥远的边城变成荣光的腹地,从落后的代名词变成现代化的先锋兵

4

黄河送远所有阻碍视线的事物

又把悠远的苍穹拉近

它奔流的大水把兰州一寸寸拓展,山川在岁月里曲折迂回

掬一捧黄河水,降解时代的狂躁

镇住身体里骨骼与血管的湿热病

哦,像黄河一样缓慢地流淌,遇到拐弯处就走得更慢

因为慢,所以能记住走过的水岸线

记住兰州之后的银川、乌海、包头、三门峡、洛阳、郑州

记住所有水的总和,大于漫漶的银河

我以星座反击历史的虚无

我隔着黄河看大地之上突兀的明喻和象征。我看到朽木的顽固

也看到枯草上闪动的盐粒

在多层身份里峰回路转,拷贝出宏大的史料

兰州也曾孤独,我知道

现在它的繁华与幸福与祖国的关爱息息相关,这脉血缘来自祖先

5

非甘肃兰州莫属。因为它是

中国唯一一座黄河穿城而过的省会城市

也因为遍布全国各地的拉面馆,把兰州的滋味送入我的舌尖

我的硬骨开始屈服

是黄河,“让曲线无限扩张,让那些钢铁之躯卸下重量

让漂泊的,瞭望的,都归于一枕潮汐。”

让兰州变得寸土寸金

变得接近挂绿的釉色

浇灌良田的黄河水有着恒定的温度,从一双手传递给另一双手

一种声响发自水与火的碰撞

我在尘埃里聆听

父亲自豪地告诉我,他曾到过兰州

他见过黄河

我从他坚定的背影里取出沧桑的孤证。在这里,我有必要陈述:

父亲正在梦里努力把一艘搁浅的旧船

从黄河边上运回

而我的理想就是:站在兰州雁白黄河大桥上,面东而立,大声地喊

“我不曾辜负——

青春、梦想和祖国的寄许。”

版权所有:兰州日报社 Copyright 2019-2020 lzr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