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奖 曼华 《穿过小院去看河》(散文)

穿过小院去看河
 曼华

我的办公小院,与黄河隔着一座园子。

小院不大,总共两层,我在楼顶平台的东侧阁楼里办公。透过窗户,便会看见水车博览园巨大的水车。小院很安静,阁楼的窗前,常有鸟儿光顾。夏日的午后,阳光很松散,一只飞累了的鸽子落在窗台上,打了个盹,飞走了。还有两只麻雀,多次光顾我的窗台,他们几乎无视我的存在,轻轻的梳理羽毛,机警地左顾右盼,有时候,我也懒得搭理它们。待忙完手头的活,走到窗前活动筋骨时,它们早飞走了。我打开窗户,河风吹来,淡淡的泥腥味。

窗外,就是穿城而过的黄河。

我的同事都爱美,院子里,走廊上,窗台上都摆放着盆景,连一楼东侧巴掌大的一块空地也利用起来,种上了豆角,丝瓜,辣椒和芫荽,五叶地锦爬满了围墙,有的甚至爬到了绿色公园的绿篱边,小院就深藏在绿荫中了。

走出小院,一步就跨进了绿色公园,高大的柳树,浓密的雪松,郁郁葱葱的侧柏,环绕在小院周边。公园里遍植的月季,紫薇和樱花,散发着淡淡的芳香。绿色公园春有花,夏有荫,秋有色,冬有绿,园内那棵已有700余年的老国槐,枝繁叶茂。大块的草坪和怒放的月季,让人亲近,令人惬意。

每天,迎着晨光,我会移步室外,穿过鲜花盛开的公园小径,顺着水车园的台阶来到河边,在阵阵花香中聆听大河穿城而过的轰鸣;夜幕降临,站在波光盈盈的中山桥畔,感受着大河东流不舍昼夜的雄浑激昂。闲暇之余,常常静坐河岸,看水车旋转,听黄河涛声。

冬天的黄河是纯净的,河水很浅,河底的鹅卵石清晰可见。如果有时间,就去河边捡石头。找到一块有奇特纹理的石头,放到水中看,似乎脉络清晰,拿到河滩上经太阳一晒,才发现和普通石头一模一样。猛抬头,几只野鸭子正向河边游来,阳光从河边柳树稠密的树叶间照射下来,照在清粼粼的河面上,白花花、亮晶晶,晃得人睁不开眼睛,索性闭上眼睛等这些水面的精灵吧,当再次睁开眼时,那几只鸭子已顺流而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春光明媚,正好去河边观鸟。春风是从河口古镇吹过来的,一路呼啸着,旋起雪花,旋起干枯的芦苇,然后顺河而下,沿着空旷寂寥的河谷,冲过西沙桥。马滩湿地的几户人家,刚刚打开田地里矮矮的篱笆,还没有做好迎接春天的准备。

河边的柳树正在萌发,水中的野鸭子,在天亮之前已经醒过来了。这些野鸭子闪动着翅膀,从黄河母亲码头西侧的湿地里飞出来,扑棱棱,游到龙源公园东面的港湾里。几个心急的孩童,已经来到云峰广场的河滩,奔跑着,欢笑着,放飞闲置了一冬的风筝。

春天的黄河是澄澈的。从黄河母亲码头出发,沿着河堤向西,穿行在春水泛滥的黄河岸边,到处生机盎然。河岸的冻土开始疏松,河的两岸,绿意正在湿地公园蒸腾,萌发。我知道,很快,河水就会上涨,柳树开始发芽,百花次第开放。

西部欢乐园对面的绿地里,大片的玉兰花会在春天的微风中竞相开放,一朵落,一朵落,红的赛火、白的如雪,嫩生生、水灵灵,一阵风过,满河花香。穿过玉兰花盛开的绿地,爬上秀川十字岸边的黄河楼,放眼望去,黄河尽收眼底,滚滚而下的激流,将河的两岸拍打得光怪陆离。秀川是块福地,湍急的黄河水在此处拐了个弯,河水变得灵秀优雅,显得温顺沉静,波澜不惊,沉静地守护着岸边的一株草,一棵树,一片村庄,一块田野。

夏天大多数时间,黄河是浑黄色的,浑浊的河水裹挟着泥沙顺流而下,涛声传得很远很远。大水冲刷河道,漫上河滩,河滩岸坎网状的宾格网格里,水草丛生,郁郁葱葱。汛期的黄河,声若惊雷,气势吓人。每天,我们要穿过小院,穿行在黄河两岸,在下河口设置警戒带,巡逻提醒游客远离河边。

秋日,黄河如带,两岸披绿,黄河沿线最美的时节。深绿的雪松,金黄的银杏,殷红的火炬,还有紫红的五叶地锦爬满河堤,越过护栏,甚至攀援到岸边高大的树上,将河岸装扮得绚丽夺目,五彩斑斓。秋愈深,愈艳丽。

马拉松公园的景色更加迷人,穿过紫色的马鞭草和黄色的金鸡菊织就的花海,沿着野花盛开的堤岸去看河,几只羽翼丰满的野鸭子,悠闲地嬉戏。三三两两的游客,正摆着各种姿势拍照,爽朗的笑声,惊起河边的水鸟,扑棱棱,很快就消失在湿地公园茂密的芦苇丛中。一艘快艇从河面驶过,身后的波浪一圈连着一圈。有几只水鸟突然从芦苇丛中飞出来,飞向更远的芦苇荡。此刻,几位行色匆匆的绿化工人,正穿行在雁滩湿地公园高大茂密的芦苇间,他们红色的马甲在绿色的园子里分外醒目,起风了,一丛丛八瓣梅迎风招展,传来阵阵花香。

夜幕降临,黄河两岸流光溢彩。我们回到小院,在二楼平台的凉亭下喝茶聊天,述说一天的见闻。夜深了,就伴着满天繁星,枕着黄河的涛声入睡。

版权所有:兰州日报社 Copyright 2019-2020 lzr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