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网

指点兰州APP
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评论:“无用”的大学选修课不妨多开一些

最近,“高校开毛线制作课,男生抢着上”备受关注。有人说,寒窗苦读十几年,好不容易考个大学,上什么毛衣制作课?学个毛线啊!有必要在高校里开设这样的课程吗?难道下一步还打算开设折纸、爬树?

其实呢,爬树、折纸这些课程,别的大学还真有开设,这里暂且按下不表。要掰扯这个话题,还是让我们从选修课本身说起吧。

选修课,最早源于国外,选修课设置的初衷,是让大家按自己的心意选择知识学习,让大学成为真正能博采众长,兼收并蓄的“大学”。哈佛大学仅选修课的数量就超过6000多门。这意味着,一个学生就算每节课都选择不同的课程,一年365天也不带重样的。现在这门毛线制作课程看似“无聊”甚至“无用”,但是这既是技能的传承,同时包含着浓浓的人文情怀。学生们通过对于一件毛线制品的完成,不仅体会到了乐趣,更重要的是可以缓解紧张专业学习中的压力、平静心情,排解一些不良情绪。此外,谁能说织毛衣就是小事呢?谁又能够预见到未来,选修这门课的学生中不会有人成为世界级的服装设计师,能够用毛线制品将中国元素再次带向世界的舞台。即便没有,这些学生中的大多数也会因为这门课程而使自己的生活变得多姿多彩。事实上,西北师范大学开设的毛线手工艺术品制作课程,已经有了四年时间,四年来一直很抢手,有人三、四年都没抢到课。

新颖的毛线制作大学选修课并非心血来潮,标新立异。在日本,折纸被认为是国粹,纳入了终身学习的教育内容。此外,在西北大学、还有厦门大学,早就开设选修课“攀树”。西北大学是面向研究生新开设的“户外运动”课程的一种,除了能体验与平地不同的视觉感受,观察多样的生态系统外,还能促进“树冠层研究”的发展。而厦门大学是把学生分成若干组,让学生共同协作研究如何爬上树,从而锻炼和提生学生团队协作的能力。

物理学家钱学森雅好书画、园林学家、古建筑学家陈从周热爱文学、农业学家袁隆平喜欢小提琴,他们在自己的专业领域之外,都有各自的爱好,享受美也创造美。书呆子成为不了学者,多元的爱好也是学者之所以成为学者的一个重要因素关注学生的想法和需求,开设新颖的选修课,发现学科之外的精彩,大学才能成为一个开放多元且包容的平台,培养出更多优秀的复合型人材。

蔡和彬


责任编辑:

兰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兰网”或在兰州晚报栏目下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兰州日报社和兰网所有。已经与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兰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兰网”并且不在兰州晚报栏目下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稿件来源:“兰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兰网联系。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