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河流开始的地方

2018-09-03 15:31

摘要:可是,他们在我身后沉默地轰然倒塌了,于是我开始后悔,后悔没抓住他们,没为他们留下任何影子,他们就用倒塌制造出一生中最大的声响,响彻村庄。有一个老农从田埂上走来,扛着犁耙,他的笑容暗藏着播种的希望。再回头看向河边的时候,太阳收住了光线,黄昏的暮霭正在升起。

我说的种种,都是从河边开始的,像河水一样绵延、清澈。

河边的房屋很少,深深地隐藏在树林、竹林之中,一个比一个孤独。房屋里通常是守着孤灯的老人,他们总是早早地卧床,却很难睡着,第二天天没亮又早早地起来。他们在世上要做的事情越来越少,醒着的时间却越来越多。

一天比一天空的村庄,寂静、荒凉、空旷,风吹过更无遮挡。老人静静地站着,紧挨着一棵树,相依为命。

我从未和人说起过村庄中一棵平凡的树,一个平凡的人。我希望他们在言说之外丰富着,因为语言如此乏力,他们的形象会因为简单的勾勒而损伤。可是,他们在我身后沉默地轰然倒塌了,于是我开始后悔,后悔没抓住他们,没为他们留下任何影子,他们就用倒塌制造出一生中最大的声响,响彻村庄。他们倒下后,村庄更加寂静,我的世界更加寂静。

我在寂静中,目送珍爱的事物的远去。我湿漉漉地奔跑在大地之上的黄昏里,像一只河边猛然醒来的水鸟。我的心脏极速地跳动,想要呼喊,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我的气息一呼出鼻腔就被打湿,我的话语一粒一粒地沉坠,我的思绪已经泪水长流,眼角却干涩无比。

回家的小路荒草覆盖,路的尽头,是更孤独的人家。我小心翼翼地走,生怕走着走着,路尽头的房屋就会消失。

我渴望飞翔,却长久地在地面穿行,平凡的生活,遥望着远方,看着天边渐次迷蒙的树。跌了一跤,再站起时,恍恍惚惚,仿佛世界已经改变了。天是不是低了一点,树是不是近了一点?再仔细看,什么也没有变。风还是直逼到天边,将一切胡乱地牵扯在一起。

没有比村庄更疏朗的世界了吧!它永远有风声,永远有秘密。高声的谈笑,低低的私语,在风中影影绰绰,灼灼地热烈着,寂寞地兴奋着。它们冷寂下去后没有留下仇恨,村庄中没有什么是化解不开的,只有风是纷乱的,可它们也有树去梳理。

我奔跑到河边,在水边循着足迹找到一只螃蟹。我捅开它的巢穴,它惊慌逃出,四处横行。我没有继续为难它,可它的世界已经紊乱,横冲直闯,不是因为霸道,而是恐惧。就这样,我看着它不停地奔走,然后躲到另一块岩石下。有一个老农从田埂上走来,扛着犁耙,他的笑容暗藏着播种的希望。我们彼此打了招呼,像熟人一般,再一起走过桥。再回头看向河边的时候,太阳收住了光线,黄昏的暮霭正在升起。

看远处茅屋中的灯火,久了,再扭头看荒野中的夜色,黑暗更坚硬了。连亭

责任编辑:仲玉琦

兰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兰网”或在兰州晚报栏目下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兰州日报社和兰网所有。已经与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兰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兰网”并且不在兰州晚报栏目下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稿件来源:“兰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兰网联系。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